间谍训练狗挂针孔摄像头 让其溜入我军事禁区拍摄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随心杂谈 发布时间: 2019-11-27 20:36

原标题:忠实的泄密者

  来源:中国航空报

  航空工业成飞 张玉嘉

  “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二起了!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  赵航将大约60多页的文档摔在了桌子上,“再查不出来,趁早都走人吧, 丢不起这人!”在会的人员都默不吭声,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见领导这样发火。本月8日,国家某武器科研生产单位一份秘密级文件被泄露,调查还无任何进展,紧接着的第10天,该单位一份机密文件再次发生泄露。两起案件已经惊动了集团总部,现在上级领导下了死命令:本周末前,一定要查出原因!作为调查组的组长,赵航心知肚明,如果不尽快破案,首当其冲要问责的就是自己,而今天都已经周三了,所有的人都毫无头绪。

  “哎……,好了。”赵航整理了一下情绪,打破了安静,“大家再捋一捋, 看看这两起案件中各类要素有没有什么共同点。”

  “头儿,不是我泼凉水,这都捋了快十遍了,有共同点的话,早就捋出来了。不过至少我们可以判断出来,泄密肯定是发生在文件销毁的路上,关键是两名负责人都没有做任何与泄密相关的事情,不同部门,工作没有交集,单位技术保密工作天衣无缝,人为泄露根本不可能。照我说呀,不是有鬼,就是有妖怪!”说话的是李鑫,愣头青一个, 干啥都直来直去的。

  赵航这次忍住了没发火,他知道李鑫的脾气,更知道他说的也是事实。“那也得找!”赵航的语气变得平和但依然很坚定,“大家都仔细研究一下手上的资料,看看两名人员身上的可疑点和相同点。”接着会议室又是一阵寂静,只有刷刷刷翻资料的声音。看着无精打采的大家,赵航站起来走到投影前,两手叉在胸前,仔细查看着资料,尽管都快倒背如流了,可他还是希望能找到些蛛丝马迹。

  ……

  “头儿,我好像发现什么了。”一个羸弱的声音传过来。

  “什么?”赵航好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,还没来的及转身,就大叫出来。

  原来是张赫,一个刚刚分配过来的年轻人,平时观察力还是很强的,就是太瘦。“头儿,好像两起责任人家里都养狗,你看照片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还说她俩都是女人呢,算不算? 拜托,赫小弟,这两件事有一丁点关系吗?”李鑫嘲讽道。会议室瞬间“炸”了, 有些人没忍住“扑哧”地笑了出来,有些人就近开始讨论起来,更有些人则是劈头盖脸地指责。见此情形,张赫红着脸便也不做声。“够了!”赵航情绪再次爆炸了,转瞬又平息了下去,看了看手表,“已经晚上9点了,今天就到这儿吧,大家再回去好好想一想,明天按计划去事发单位再做一番调查,散会!”

  回到家,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, 刚打开房门,赵航就看见妻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  “回来啦,今天怎么样?还是没有头绪吗?”

  这已经是赵航连续5天这个时间点才到家了,尽管他保密工作做得很好, 从不跟妻子聊工作方面的事,不过看见垂头丧气的赵航,聪明的妻子还是猜到他应该是遇到了棘手的案件。

  “还没有吃饭吧,我去给你下碗面。”

  “不用,早就饿过了,筱筱睡了吗?”

  “睡了,今天老师夸了咱女儿,还奖励了个毛绒玩具,本来想等你回来的……”

  赵航渐渐流露出失落,妻子看在眼里便不再往下说了。自从发生这次事情之后,赵航就没有陪过家人了,就连上次筱筱生病都是老婆在医院忙前忙后。

  “老婆,对不起,真是辛苦你了, 等这件事情处理完了,我就请假休息两天,好好陪陪你和女儿。”

  “没事儿,眼下你还是专心自己的事情吧,照顾好自己。”

  “嗯,你快睡吧,我再想想工作方面的事情。”

  妻子知道他就是想一个人待一会,“好的,那你早点睡,晚安。”

  客厅就剩赵航一个人了,他习惯性地掏出香烟和打火机,顺手就去取茶几下的烟灰缸,发现没在那里,知道定是女儿藏起来了。女儿不喜欢他抽烟,每次放学回家都要先把爸爸的烟灰缸藏起来。可是女儿每次都藏一个地方,根本不知道爸爸已经识破了她的小伎俩。想到这些,赵航发自内心地笑了笑,然后径直走到阳台,在盆栽后面取出了烟灰缸。“咦,这是什么?”赵航看见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也放在盆栽后面,拿出来一看,原来是一只毛茸茸的玩具狗, 脖子上挂着牌子,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“monkey”。

  “这个应该就是她的奖励吧,这丫头,给狗取名叫猴子,真是个小妖精。”

  看着手上的玩具,赵航全然忘记了点烟,他想到了张赫说的话“头儿,好像两起责任人家里都养狗”。

  突然,他好像想到了什么:“我记得……”来不及思考,他便飞快冲进书房,启动电脑,打开网页,输入了关键字……赵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飞出来了。“果然有这种事!如果我的猜想没错的话……”还没说完,赵航就拿出手机拨打了单位的电话。

  “喂,我是赵航,今天谁值班?”

  “哦,头儿,是我,张赫。”

  “小张,是这样的,案子我有了点头绪,你现在去提审那两个责任人,帮我问个问题,我随后就过来……”

  “头儿,这么问和案子有什么关系呢?”

  “少废话,就这么问,我争取1个小时内过来。”挂完电话,赵航无暇换鞋, 便夺门而出。

  40分钟后,赵航就飚到了单位。“怎么样?”远远看见站在单位门口的张赫, 赵航便加快脚步提高嗓门问道。

  “她俩的回答都是一致的!头儿, 你到底为什么要问这个?”

  “这只是我的推算,还不能肯定。这样,通知一下调查组所有人员,明天的调查活动暂时取消,早上9点整在会议室临时开个会。”

  “好的!”

  “我要去一下事发单位,把你鞋借我一下,我出门走得太急了,明天早上还你。”

  “可是头儿,我有脚气。”

  “没事儿,我也有。”

  第二天早上9点整,会议室里死气沉沉的,每个人都预感这次会议又和之前的一样,对破案没有任何帮助。

  还没坐定,赵航便开门见山:“各位, 昨天晚上我去了一趟事发单位调取了监控,发现了一些端倪,今天开始,咱们的工作重心不再是调查,而是蹲守。”

  “嗯?头儿,这怎么回事,现在案件毫无头绪,嫌疑人都还没有找到,从何蹲起?”李鑫说道。

  “狗!”赵航说的很轻。

  “什么? 头儿, 你疯啦! 狗成精了?”李鑫最先表现出惊讶,然后会议室瞬间就嘈杂起来。

  “直觉告诉我,这起案件没有那么简单,请大家相信我,这是咱们的最后一搏了。”

  “死马当活马医吧。”张赫小声地说。他觉得是自己昨天的话影响了赵航,他才会这样病急乱投医,但不好反驳领导。

  分配好蹲点安排,赵航又补充道:“一有情况,立刻向我汇报,不要轻举妄动,成败在此一举!”

  “是!”

  星期六凌晨6点左右,张赫在副驾驶坐上叫醒了旁边的李鑫:“鑫大嘴, 快起来,有情况!有情况!”

  “怎么了?敌人打过来了?”

  “什么呀,我是说门口,门口有情况。”

  借着门卫室微量的灯光,两人看见一只黄色的狗,晃晃悠悠地走进了单位,而门卫却熟视无睹。李鑫一改常态,斩钉截铁地说“快点报告给头儿……”

  赵航睡得很浅,电话响了两下,他就接通了。一听是张赫的声音,他有点兴奋:“小张,怎么了?”电话那头, 张赫的声音比赵航还兴奋,噼里啪啦说了一堆。

  “我知道了,这样,马上要接班了, 你们和接班的人说一下情况,我马上带人过来支援。”

  “头儿,换班的人已经到了,我和张赫更清楚情况,就留下来配合,你直接过来吧,人多了反而容易暴露。”李鑫抢过电话便说。

  “好小子,考虑得还挺全面,我马上过来。”

  ……

  晚上10点,“有情况!都跟我走!”赵航叫醒了张赫和李鑫。为了保障人员精力,他让两组轮流休息,而就在刚刚, 他看见早上张赫描述的那只狗出来了。

  “这狗还真贼,在厂里待了一天。”李鑫说道。

  “小声点,就是这只狗,前几天我在监控中也看到了它。”赵航一边跟着一边回头说,“它的腿好像有问题,不然不会走这么慢”。

  “还好走的慢,不然怎么跟的上这四条腿的东西。”李鑫说道,“哦,不对, 是三条腿,有一条是断的!”

  兜兜转转,穿街越巷许久后,前面的狗突然在一个拐弯处停了下了,蹲在地上,而它对面的是一个穿着风衣、戴着鸭舌帽的人。那人蹲下来摸了摸小狗,并从狗脖子上取下了什么东西。还没等他站起来,赵航一个箭步冲了上去:“别动!我们怀疑你与一起泄密……”还没说完,那人拔腿便跑。李鑫见势,疯狂地追了上去。

  “站住!张赫,你看着狗,同时联系单位,这是绳子,拴住它。”赵航没有停下,丢下东西带着另外两个人紧随其后。

  星期一凌晨5点,李鑫和张赫跟着赵航从审讯室里出来,李鑫如释重负:“终于结束啦!这间谍真行呀,养了条残疾狗,训练了1年,就为盗取国家机密。”

  张赫反驳:“不对,你没听他说最开始只是在狗脖子上栓针孔摄像头,本来是想拍一些部门和零件的照片。没想到那两个人可怜小狗,停留时间较长,加之不凑巧,才被拍到了涉密文件,算是意外所获。”

  李鑫又说:“那也是她们保密意识不强,才让敌对势力有了可乘之机,所以说玩物丧志呀!都说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,没想到这次成了间谍利用的工具。”

  张赫没有再理会李鑫,而是靠向了赵航:“头儿,有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。”

  “说吧。”赵航拿出了香烟。

  张赫有点得意地说:“你是怎么想到这起案件和狗有关的,是我的那句话吧?”

  “也不全是。”赵航充道,“是这样的, 那天晚上回家,我看见女儿送给我的玩具狗,她给它取名叫“monkey”。

  “猴子?”李鑫和张赫不约而同地说着。

  “是的,说到猴子,我脑子里突然回想起前几天的一则新闻:住高楼的人,觉得没有哪个贼会舍命翻窗入户,所以窗户经常大开。但是有个贼驯养了一只猴子帮他盗取财物,专门对高楼的住户下手。”

  张赫抢先一步:“头儿,所以你就怀疑……”

  “是的,于是我上网确认了这则新闻,同时也了解了一下狗可以被训练到什么程度。但是狗终究不是人,它没有主动的意识,然后我就想会不会有人把它当做工具,或者是载体。”

  “然后,你让我问她们有没有和狗接触?”张赫略带崇拜的语气。

  “嗯,也就是为了验证我的想法, 没想到事实真有可能如此。”

  李鑫看自己完全插不上话,就立刻补充:“然后你就去单位调取监控,查‘犯罪分子’的踪迹,最后蹲点来个一锅端! 头儿,你的思维真是奇特呀,这都能联系起来,牛!”

  赵航还是表现很平淡:“干咱们这行的,职责就是查出危险分子,保卫国家安全。要知道,即使很细微的动作, 很不起眼的东西,都有可能造成国家秘密的泄露,所以咱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,善于观察,增强意识,不让间谍分子有一丝可乘之机。新时代护航工作的重任就在咱们的肩上!”

  “是!”

  赵航掐灭了香烟,望向了窗外。外面寂静的都市,黑压压一片,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正盯着这个国家的一举一动。可他知道,黎明即将到来,一切黑暗将无所遁形,阳光终将普照大地。
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